P1030107--.jpg
是犯賤,的優雅化。

---

今天是七夕,下午的雷雨刪除了我外出的拍攝工作,午餐沒吃,夜幕低垂時我才出門,因為七九折買了兩罐蜜豆奶,在街上自助餐店吃晚餐,與剛下班要回家的人潮撞個正著。

---

我是要去一家咖啡店,在台大附近。不是為了喝咖啡,是為了驅趕身上落單的黴菌。帶著電腦,出巡。其實,溫州街不與羅斯福路相交,老經驗的會說是333巷。

「Hi, 卡樂嗎?我剛停車的時候看到你,還跑出去確認了一次,真的是你。我也是第一次來,我和朋友來。」

女孩,大一的時候我排過宿舍公共電話,為了打電話給你。

---

我住在南北向捷運線上的倒數第二站,站名有點長,但也不是最長的。這裡離市中心有好些距離,到火車站要15分鐘,到石牌站要40分鐘,到竹圍站要50分鐘。每天的開始總是離開,雖然嘴巴喊著麻煩,但私底下我卻深愛這種被強迫的移動=自由的時間,看書,在睡著前移動越久就能看越多頁。也只能看書(他在打電話、打電動、傳簡訊),當然我才不是(需要在捷運裡攤開手提電腦的)商務人仕。這些時間比床前、咖啡店、圖書館、公園裡的閱讀都還舒適,我指的是心理上,在交通工具上、在等待交通工具上的閱讀。古亭到忠孝敦化,新竹到台北,台南到台北,都是。

打電話給陳小姐,告訴他們集團出版的書有錯字。我就是在這個時候認識英卓司的。

---

咖啡店,不過也只是一張桌子,一台電腦,一盞燈,一杯別人煮的咖啡。
是犯賤,被強迫的移動=自由的時間,的優雅化。誰(誰啊?說我嗎?)都愛得很。

---

我在綠色連鎖咖啡店的對面,點了碗當歸鴨麵線,老闆娘很冷漠,我對桌上剝落的塑膠貼皮發出看展覽似的眼神,斑駁當然也配對褪了色的低彩。當時接近午夜,咖啡店排隊的人潮溢出店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船橋彰 的頭像
船橋彰

風景派出(所)

船橋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