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060336-.jpg
拷山路的攤販店家肯定是最有國際觀的一群人。

 

---

42_被世界經過的世界

 

 

八年前第一次到曼谷時,飛機還是降落在舊機場,不如現在新機場有地鐵連接市中心,得搭機場巴士到拷山路。據說小鴨子從蛋裡孵出來時,第一眼看到什麼就認他作媽。我在拷山路度過了我人生中第一個泰國夜晚和早晨,濕熱氣味、玻璃瓶豆奶、用半個便當盒蓋裝的泰式炒麵、一條吞沒行人的街。日後我便以那樣隨遇而安的方式上路旅行了。

拷山路無法代表泰國,但那絕對是世界上絕無僅有的一處極致經典,恣意放縱旅行花火的一處聖地,這裡是旅行世界裡一個航線密度最高的樞紐,從全世界到拷山路,也從拷山路到全世界,這裡的攤販店家肯定是最有國際觀的一群人。

 

P1060327-.jpg

P1060323-.jpg

 

拷山路的經典性寄生在一種特定的旅行方式,簡單的說就是「旅費受限,自由無限」的背包客旅行。他們減少住宿、交通和飲食花費,來盡可能延長旅程、擴大旅行樂趣。在拷山路可以滿足這些人所有需求,生理上或心理上都有,包含買到通往全世界的票券、談一場天花亂墜的臨時戀愛、訂製一套衣冠楚楚的西裝或假身份証件,全都是拷山路的營業項目,所有的服務都建立在一種得來速的浮動狀態裡。

反之,若你不是背包客,這裡將對你完全沒有吸引力,髒亂又難逛,商品粗糙同質性高,從漢堡王的入口走到另一端的警察局五六分鐘,大概只有巷子裡的復古星巴克讓你想拍張照,你懶得回頭,就直接搭計程車回到市中心。

如此差異來自旅行觀,西方年輕人習慣在畢業後到東南亞走上半年數月,認識世界差異,台灣人只多請了周五和周一的周末連假,為了逃離辦公桌前;老外可以茫然虛度日復一日,台灣人四天行程滿檔一點時間都浪費不得,自然無法在此醉生夢死。

 

P1040970-.jpg

P1040963-.jpg

 

拷山路只在夜裡精彩,酒吧裡的老外溢到馬路上,整條街跟著重低音喇叭震動直到凌晨三點,無論再晚都有剛下機揹著登山包的人進來找旅館,除非躲到更深的巷子裡,否則這裡的旅館百分百不適合早睡養生的人。不要求太多的話,三美金就能有張床睡上一晚,再加三美金就能有自己的房間,再加三美金就有冷氣吹,不需要訂房也一定找得到房間住。對背包客來說,連行程都沒有,當然無法訂房。能用一百元不到就住上一晚不是什麼能耐,而是一種界限的破除,在逐漸擴大腳下世界之際,背包客期待自己能更謙虛地欣賞各種風景。

其實我第一次到拷山路住的旅店很不錯,有自己的浴室,一夜五百銖。那是我第一次住沒有電視、網路的旅館,那次我發現沒有影音設備的晚上竟有那麼多枝微末節的事可做。隔天一早陽光透過米白色的棉質窗簾灑進落地窗,阿姨已經開始打掃隔壁房間,她輕快地唱著語調滑溜的泰文歌,那是我唯一想繼續聽下去的鬧鐘。

後來的旅行越住越簡陋,別說電視,很多時候連窗乎都沒有,浴室也要與別人共用,在穿著四角褲要去浴室的走廊上撞見圍著浴巾的外國女生也很正常。我才發現,做愛聲音讓隔壁聽見不需要害羞,甚至連房門都可以不關。這一切在拷山路都很合理,唯一不合理的是樓梯口的告示:「泰國女孩禁止上樓」。

 

P1160545-.jpg

-P1110910-

 

其實我沒進過拷山路上任何一家酒吧,頂多住過夜店樓上的旅館,至今我還是沒有試著融入「他們」,所謂他們是指夜夜飲酒狂歡的西方人。

曼谷一直是最受歐美人歡迎的旅遊城市,因此,英語才是拷山路的官方語言。西方人在此據地為王,比在自己的國家還自在。亞洲人在拷山路只是少數,有種手腳一直施展不開的憋扭。彷彿建中或北一女學生考上台大後,發現全班有一半是自己同學那種熟悉感,於是落單的南部同學就得孤軍奮戰。一個隻身的旅行者旅行要融入一群人,得費點力氣,也許是語言隔閡,我承認我有亞洲人的自卑感。他們能夠盡情歡樂的模樣是我羨慕的,大聲吼叫左擁右抱語無倫次情緒失控,那種將內心徹底掀開的暢快感一定無比迷幻。也只有那樣的人,才能四處為家。

 

P1060309-.jpg

P1040965-.jpg

 

很多背包客的旅行都是從拷山路開始的,這裡像個自助旅行者的國家,有自己的語言和面對世界的態度,這裡不會有人問你怎麼成天旅行不必工作,大家都用自己要的方式在過活,都還有能力做夢。這裡的過客來來去去龍蛇雜處,就如你原來該在的位子所面對的社會一樣險惡複雜。但旅人相對天真,就像電影《海灘》裡的李奧納多,認為藏寶圖是真的,相信海角會有他想要的寶藏,走過愈多,就能得到愈多。像不買書也能讀遍圖書館的每一本書,當全世界都是他的,要有多富有就能多富有。

拷山路上有一家二手攤大大的看板寫著:「我們什麼都買。」書籍、衣鞋、睡袋、旅行箱、登山杖,他們收購離開的旅行者不需要的東西,賣給剛來這裡需要的旅行者。分手以後,整個旅行賣得掉也買得到,這裡收留了昨日走過世界的片段曾經,並且明日又將啟程。

拷山路,是一條不停降落又起飛的跑道,一個被世界經過的世界。

 

P1040526-.jpg

P1040525-.jpg

P1060339-.jpg

P1060337-.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船橋彰 的頭像
船橋彰

風景派出(所)

船橋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澳西諾
  • 旅行觀那段寫得真是貼切!
    只能請周五加隔周1的短暫旅行真的跟在考山路上的西方人過的完全不一樣!

    看完那段有點羨慕起他們來。

    而且你說的對極了! 考山路對我們這種不是背包客的觀光人來說真的是很普通
    我第一次去的時候是去朝聖一方面也是好奇到底人說的背包客天堂是怎樣

    可是從漢堡王門口走完整條考山路之後突然有種空虛感
    只能告訴自己來插旗了我到過了考山路而已!
    可是卻沒有那麼樣的愛它
    應該跟我不是背包客有絕大的關係。

    不過我還是非常喜歡這篇,因為沒有人像你一樣把考山路寫的如此深刻了。
  • 就挑自己喜歡的菜吃吧。好吃最重要。

    船橋彰 於 2013/08/07 01:36 回覆

  • LetsDonkey
  • 泰國看的都是人文古蹟,好像沒有壯觀的天然景觀吔
    不過那個猛男是挺吸引人目光的,呵呵
  • 也許多去曼谷、清邁、普吉、蘇美、芭達雅以外的泰國走走有別的發現喔。

    船橋彰 於 2013/08/07 01:37 回覆

  • 訪客
  • KaoSan變了很多,今年年初去看到乾淨的柏油路與新開的starbucks, 以及一群一群穿的極時髦的所謂背包客 (或者是Flashpacker, 對我來說他們都顯得太乾淨了). 忍不住一陣老兵心情襲來. 最近又聽說LonelyPlanet把墨爾本辦公室的編輯群裁了兩百多人, 未來將著重在網路出版. 更覺得這是一個時代的消失.

    碰到一個南韓大男孩, 來曼谷兩個禮拜他沒有去過任何地方, 就住在KaoSan路上的旅館裡, 白天逛kaosan路買衣服晚上泡酒吧把妹. 喝了兩杯他手伸過來摟著我的腰說嘿嘿出國了就是要放開玩. 白眼要翻到後腦勺的我. 就差沒說一句我放開玩的時候你還在高中念補習班吧.

    現在的KaoSan, 是過去時代的主題公園而已.
  • 主題公園說得真是貼切。我也想放開玩XD。

    船橋彰 於 2013/08/07 01:3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