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260987-.jpg
我用美工刀雕出更深的刻痕,銳利交錯的鞋底宛如未來的新風景。

 

---

53_鞋底風景

 


雨一路從廈門持續下到陽朔來,行動憋腳心自是不開朗,還沒進到東南亞,預期外不低的中國消費水準就用掉了近萬元台幣,心裡有些質疑這十來天的中國行是否是個錯誤的決定。

晚餐後自狹窄擁擠的青年旅館來到麥當勞,寬敞明亮的連鎖店相對舒服,讀著寫著,發現在旅途中紙張上的文字比電腦螢幕更容易消化,咀嚼起短篇小說裡的寂寞來好似補充了營養和體力。我坐在落地玻璃前的長桌,兩位中國女孩端了托盤在右邊坐了下來。

一般來說若還有位子空著,隔個座位是比較合理的人際距離。果然,她們開口搭訕了,一位是在廣州工作的北京姑娘,另一個口音聽起來非常親切溫柔的是潮州女孩,一南一北的組合也是在陽朔才剛認識的。

「你想去漂筏嗎?我們想找人一起分擔。」

漂筏賞灕江是陽朔經典行程,但也立即對結伴同行感到壓力,不過從楊堤漂到興坪要價人民幣一百二的費用是太貴了,我不想花這個錢搭竹筏。模糊其詞沒有正面回應,女生們知道意思,吃完東西就離開了。拒絕女孩們是過意不去,希望她們對台灣人沒有留下不好的印象。

 

P1260819-.jpg

P1260919-.jpg

 

青旅老闆說現在連徒步遊線路都要收門票了,但青旅的美國室友告訴我逆向從興坪走到楊堤則不收門票,即使眾說紛紜還是姑且一試,反正路能過就走,頂多折返回頭也不礙事。

隔天,我自巴士站搭車前往興坪古鎮,小巴沒坐滿,車上多是沿途上車要回興坪的當地人,雖然所有人都是黃皮膚,觀光客仍是明顯的光鮮,隨性穿著踢恤、短褲和拖鞋;本地男人多穿著長褲和有領上衣,即使老派的衣著看來都似歷盡風霜,皮鞋也開了口,但出家門的樣子還是要把持住。

車子出了市區開在兩邊盡是開闊稻田和喀斯特地形的鄉間道路上,那些車窗裡常看的山峰已不足稱奇,小巴速度奔得快,乘客把手抓得緊,一小時不到就到興坪。

興坪是古鎮,屋子老得自然,並未被推到觀光前線來賣,或許是這些房在中國人眼中並不特別,只是甩不開的破舊過往,沒啥子好看。所幸不好看,商業就沒進來,還是民常氣氛,除了一兩家咖啡旅館,屋裡老人玩牌打發時間,各色內衣褲就大喇喇晾在門口,遊客們只是路過別人家就往下到灕江邊去,留下古鎮不上妝的面貌十分樸素清秀。

 

P1260823-.jpg

P1260909-.jpg

P1260831-.jpg

P1260841-.jpg

 

我是打定主意來走路的,沒理會掮客推銷,弄清了路線就逕自往前,也不知道要走多久、走多遠,就當散步。起初灕江山水還在路旁,船上導遊用擴音器為遊客解說著各山石名稱典故,山谷間人聲引擎聲此起彼落熱鬧非凡。在中國觀光一向如此,有人氣就保證風景精彩值回票價。

當徒步路線與江水分道岔進山中,喧鬧就止於身後沒再跟來,只剩我一人和偶爾呼嘯經過的機車。不見江水山還在,整修過後馬路常只剩我在靜止世界中移動,走久了便期待迎面而來的任何變化。

沿途人家不多,幾十公尺才有一戶。走過坐在家門前的一家人,爸爸手拿扇子指向山頭說哪兒綠了哪兒禿了哪兒又缺了角,媽媽和兒女們便仰頭細細端詳著。看海我熟,但未曾把一面堵在面前的高山看做風景瞧,原來看山是這麼回事。這山立在這幾千年,一家五口也看了幾十年,天天看還是神怡玩味。我跟著看久了忽然大悟,原來國畫裡毛筆皴擦畫出來的,即是這靈秀的山形。應是文人臨摹了山水的真實,但此時我反倒感覺是這山寫了國畫的意。置身如畫的山水中,是這麼回事,而由我自覺走來的畫境尤其珍貴難忘。

 

P1260844-.jpg

P1260867-.jpg

 

一名婦人何以在無人經過的路旁樹下賣起水果和玉米?她喚我光顧,我迎上前,倒非嘴饞而是想與她說上幾句話。難得遇到台灣人,婦人說九馬畫山就快到了,兩塊錢一根的蒸玉米打了對折,讓我就在路上邊走邊啃了起來,在地的甜味點綴了沿路風光。

途中出現一隻狗兒在前方為我帶路,牠走快了就會繞進一旁田裡等候我跟上,我到了她才又繼續帶路,足足幾十分鐘的路,直到下個村莊才停下,牠陪我,我也陪牠,彷彿上演起兒時的桃太郎電影。

 

P1260873-.jpg

P1260960-.jpg

 

徒步路線暫時到了盡頭,要往前就要擺度過河。此時又下起大雨,時間已近下午五點,我暗自決定折返興坪搭車回陽朔。走下江邊,壯麗的山水給大雨澆糊了輪廓,哪兒才是傳說中的九馬畫山看不知曉。渡口兩個剛放學的孩子揹著書包踢水玩耍,雙腳穿鞋泡在滿上階梯的黃黃河水裡,擺渡人駕筏自雨中江面駛來,「沒人接你們回家呀?上來吧!小哥你要過河嗎?」船伕看著我,我搖搖頭。原來孩子住在對岸,正在回家的路上。

 

P1260893-.jpg

P1260897-.jpg

P1260889-.jpg

 

我憶起兒時下雨天總愛穿著雨鞋,在放學走路回家的途中故意走進水窪裡,還不讓家人來接。獨自走路回家才有的自由時光,慢慢走才好玩的樂趣,原來小時就懂得享受了。

腳上這雙清邁買的夾腳拖穿了好幾年,鞋底已幾乎磨平,我用美工刀雕出更深的刻痕,銳利交錯的鞋底宛如未來的新風景,要走過路磨損後風景才能再深刻進腦子裡。

回程,坐上大叔的計程摩托,走了兩個小時的路程,機車竟五分鐘就到了。

 

P1260987-.jpg

P1260882-.jpg

P1260883-.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船橋彰 的頭像
船橋彰

風景派出(所)

船橋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