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050157-.jpg
彼此截然不同的旅行口味,何時又何地才會再重疊呢?

 

---

57_凱特J

 


  我喜歡收到朋友自旅途中寄來的明信片,尤其是意料之外的。出發前沒有問我地址作為預告,更不須在他的臉書上舉手報名登記。若朋友會在花花世界裡想起我,然後捎封信來,那是再開心不過。
  凱特J就是這樣的朋友,她總會在旅途上記得寄上一張我喜歡的明信片來,寫下幾句溫暖的話,通常是我們面對面時不說的話,因為我們不走勵志溫馨路線,永遠直來直往。連他被甩了來我家哭訴,我都能為了急著赴約將他趕出門,十幾年的交情總是建立在數落與玩笑上。所以把不好意思說的真心話寫在旅途的紙頭裡,以為拖延了時地就能化解尷尬。
  我每次旅行都會記得寫明信片給他,這次八十八天一共寄了三張。其中一張自河內寄出的明信片,正面圖案是越南傳統木偶臉孔的特寫,還讓他抱怨太過陰森可怕,只好反貼在書桌前。
  他的地址從上次印度行的林森北路換到了浦城街,男朋友也換過了一個,人事地物跟著變遷,彷彿我們就在彼此交換的旅途中長大老去一般,又過了好幾年。
  J在我上一本書的第一章就曾出現過,印度這個目的地就是他嫌咖啡很甜後隨意脫口而出的。如今再次上路、寫第二本書,自是多少與他有關。我們都是留在台北的台南孩子,在異鄉渡過的日子已將多於故鄉,也許因此我們都不安於室,暗地裡放任自己習慣漂泊。

  開始把J歸類在可以談旅行的朋友,起因於我的首次自助旅行。
  「告訴你一個秘密,我下個禮拜要去東京。」第一次要自己出國,我慎重又神秘的特地打了電話告訴J,彷彿這是天大消息似的得意洋洋。
  「我下禮拜也會在東京耶。」沒想到我被J平靜的口氣反將一軍,他好巧不巧也安排了秘密旅行。
  我們定了一天早上十點相約在東京都廳前廣場,只一起出遊一天,其他日子還是各自旅行。那個年代沒有智慧型手機,即使我遲到了近半小時,我們還是在東京完成了「刻意巧遇」。那天他被我拉去看了丹下健三的聖瑪利亞大教堂,令人鐵腿的建築朝聖,讓他毫不留情地抱怨喊累。
  後來J去了美國、德國、京都,我則繼續我的亞洲計畫。有回在台北接到J的電話,他興奮地要我聽話筒裡慕尼黑街頭藝人的低音管樂聲,我們的友情應該值得讓他打這通國際電話,分享他耳中我未曾拜訪的慕尼黑。不管是否因為寂寞無聊才打來,但我還是很高興能在滿是誘惑的旅行中被記得。

 

P1020742-.jpg

 

  J在傳播圈打滾多年,後來加入了電視台行腳節目的工作團隊,這次行程剛好在泰國和我的旅行部分重疊,於是出發前就期待著第二次在國外的「刻意巧遇」。
  由於J有工作在身,能碰面的時間已是深夜,我們約在曼谷沙拉當站旁一家二十四小時營業的咖啡店。他對曼谷不熟,但計程車司機對觀光客很熟,即使他說成了「沙拉邦」還是到得了。J與我和R三人就在曼谷有了一場快樂的深夜中文聚會。這回換成J抱怨工作。同是旅行在外,工作壓力還是無法讓人放鬆享受異國。
  因為在越南就丟了錢包,我順便託他帶來了五百美金救急,雖然最後沒用到,但在國外受到朋友的幫助比任何平安保險都來得感恩。
  有圖有真相,丟著還沒結帳的蛋糕飲料,請R幫我們在空鐵站出口拍了合照,為了背後的泰文站名一定要清楚入鏡,閃燈把我們亮得滿臉油光。兩個台南人在曼谷的合照沒什麼,但能在不是台灣的世界某處和朋友相遇,和J已是第二次。我們有一種奇特的緣分,像兩條扭曲的航線,平常聯絡得不特別勤,偶爾旅行時卻能碰頭。許是關於旅行,我們存在著默契。
  J是日本作家「伊坂幸太郎」的書迷,我則喜歡擅於描寫池袋幫派的「石田衣良」,但我們都喜愛「吉田修一」筆下的城市疏離。擷取一段沒頭沒尾的平淡日子為題材,主角平凡的遭遇微觀讀來就極為細膩有味;反之,只佔日常十分之一不到的旅行自由,就能被放大而撫慰了庸庸碌碌的生活。這相遇是一個別緻的蝴蝶結,在我的旅程裡,在J的工作中。

 

P1050149-.jpg

 

  相遇的隔天,我和R又到甫開張不久河岸商場找J,他的節目正在那取景。
  由柚木倉庫改造的商場明亮歡樂,占地廣大裝修講究,比起之前簡易鐵皮搭蓋的曼谷夜市又更高檔舒適了,幾個銀閃閃的霓虹字母在黑夜河岸邊發散著興奮光芒,曼谷再大再多的商場只要交通方便永遠不怕沒有人潮。
  我和R充當節目的臨時演員,坐進復古的噹噹車裡協助錄影,一高一胖的諧星二人組主持人在車子前頭發出觀光客口吻的驚嘆與讚賞,三分鐘不到車子就開到了碼頭邊,錄製的段落也喊卡完成。
  電視裡一集五十分鐘的節目,得靠團隊工作好幾天才能完成,J和團隊已經在泰國跑了好幾個景點。這趟預計完成五集節目,為了聯絡各方單位壓力時間都非常吃緊,尤其曼谷的壅塞交通更令他們頭疼。
  趁著空檔我們和J說再見,看他連抱怨的時間都沒有,就又被叫去換攝影機帶子了。這個新工作雖然能走出台灣看世界,但J做得並不開心。在我眼中J已是個隨和好相處的人,而電視工作對他來說早該得心應手,或許工作場合中真實存在著磁場,不契合再使力也是白費。
  上接駁船前,我搭搭他的肩,給個擁抱,說聲加油。不是要他在工作上加油,而是希望短暫的聊天打屁能抒發點壓力,至少有個朋友千里來到曼谷探班,雖然只是順便,但也值得欣慰了吧:)

 

P1060066-.jpg

 

  這相遇不在黎明時也非日落時,曼谷看來也沒巴黎或希臘來得浪漫詩意,我們也只是會互相吐槽的壞朋友,但至少下次相遇的地點還令人期待。彼此截然不同的旅行口味,何時又何地才會再重疊呢?

  給親愛的凱特J,我把你寫在書裡了,藉著正經的書本說些心裡話。希望你未來都順利快樂,再也不會因為分手而需要訴苦,並且在下個冬天就能踏上你最愛的布拉格,那是布拉格最美的季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風景派出(所)

船橋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