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080691-.jpg
木屋的渺小連著小島一起被沖到了海上,沉浮在沒有修辭的赤裸世界中。

 

---

51_很久沒聯絡了

 


龜島,方寸之島,生活也僅只方寸,陽台、房間、廁所,其餘是海。

站立於陽台上,雙手一百八十度張開與身子平行,作為基準線,前方是海,後方是山。我未曾居住在如此巨大的海面前,像看電影坐在前三排,此時海是迫人的。鄰居像月球引力般薄弱散落在數公尺外,我獨居於此,看海聽海獨居於此,無論我穿衣與否,那幾塊布對於大海來說,我早已赤裸。

其實我鮮少掛在吊床上,那像是演戲,搖來晃去的除了顯示狀態悠閒,並無法做任何事。(既無事可做,何來任何事?)我還是連上了網路,閱讀千里之遙的朋友們抱怨著工作瑣事與社會不平。自房裡拉出電源線,躺在木板釘成的長椅上,筆電擱於腿上,左側是防止我滾落的椅背兼欄杆,前方是中南半島與龜島之間的泰國灣,但陸地還在海平面後方。

 

P1080813-.jpg

 

據方向推測,傍晚看得見日落。

房間連不上網路,路由器設在數十公尺之遙的大廳裡,訊號與對岸的泰國陸地一樣遠,泰國旅館提供的網路常常不那麼誠懇,的確有,只是連不上。為了成全這完美的渡假模式,我到鎮上斥資買了「龜島wifi卡」,涵蓋全島,七天五百銖,好像買了「網路戒斷恐懼安撫險」,表面上無牽無掛地假性漂泊,暗地裡小島卻已讓繩子牢牢繫住。

有了網路還有昨夜自鎮上買來的泡麵,日落之前我不再出門。此處距離最近的超商約二十分鐘路程,那是一條爬上又爬下、全黑無人跡的路。我沒有租機車,就每天傍晚步行於民宿、市區與西立海灘之間。

 

P1080705-.jpg

P1080697-.jpg

 

夜裡曾下起狂暴的風雨,單薄的木屋沒有逃,雨滴像紮實吸飽海洋水氣的巨大葡萄,擊響又薄又脆的屋瓦,沒有家具的木屋如上了響弦的小鼓,產生完美響亮的共振。連擊、急板、突強,木板縫間射進讓閃電照亮零點二秒的雨絲,雙鈸在最高潮來上一記雷爆。無寸漲大的黑暗將其吞嚥,海浪在聲音真空的島緣裝了重低音喇叭,你的例行工作是我耳中的怒吼,拍打得令人心慌。我抓著一盞燈,僅有的溫暖慰藉。門外的垃圾桶被吹倒滾出陽台,發出措手不及呼喊,以為巨浪就捲到了門前。木屋的渺小連著小島一起被沖到了海上,沉浮在沒有修辭的赤裸世界中。原本我享受的純度透明,在顛倒世界中都要還回去。

幾個小時候,天亮,初級災難預演時間結束,我們又共擁一派祥和的甜鹹風光。

 

P1080687-.jpg

 

拿出從台灣帶來的笛子,本來想當個唱遊詩人沿途賣藝,但從未在旅途上吹過。

按下相機錄影鍵,再慢慢走到陽台長椅上坐下,吹起台語歌思慕的人。

無伴奏,海潮聲音巨大無比,但所幸短笛的高音頻仍輕鬆的刺進了耳膜。這把沒有按鍵的兒童練習用短橫笛,雖然袋子裡付了指法表,但我還是無意弄懂半音該怎麼演奏,於是吹了只需用到五聲音階的台語歌。練過幾次才開始錄,穿著四角褲就走進鏡頭裡,錄完一次,沒有錯音,笛子又收起來了。

錄了影,存了檔,不知道我這首歌到底是吹給誰聽的,但至少把龜島海潮聲打包下來。

 

P1080849-.jpg

 

打開電腦連上網路,怎麼著,旅行是如此渴望與朋友同在嗎?不分享,自己就不存在嗎?眼看著前方的大海,思考屬於我的此時此刻究竟是甚麼。住在海邊連上網路,這,台灣就有。花東或外島的海依然清澈見底,離開西岸也已是陌生。何以我於此向大家炫耀著我所享受的?因我無憂。獨處割斷關係,距離稀釋責任,像個蠢蛋般存在,再也無力負擔他馬的。任。何。計。畫。

海啊,藍天啊,木屋啊,島啊,盡是感人的體貼掩護。

 

P1080850-.jpg

 

我的腳下的這條海岸,不彎腰閃躲也不伸手遮掩,是挺直了身子撲向海面,海水在岩岸邊上大方痛快地碎散成粉末水花,天然野性的多,並非風平如鏡。雖有幾階穿插於岩石間的水泥梯接至海面,也無人於此戲水。一日午後見一對西方男女噗通躍進水面,就在起伏的浪裡撥水玩耍,我也試著跳進一處被巨石包圍的海水。腳踩不到底,湧進的海波比我預想得大,像擁擠的電車裡被推得左搖右晃,沒有蛙鏡彷彿丟失了浮木,睜眼閉眼都不是,銳利岩石長滿不知名的貝類生物,我一陣噁心不安,於是又急忙上岸。

如何才能倘佯在無際的大海中?誠實雙手奉上害怕,承認孬種,還是到安全平靜的海灣去吧。

 

P1080805-.jpg

 

來自海島的我,對海的親近僅止於看見,只認得海面,對海竟是陌生與恐懼。丟臉。

這片海幻影似的存在,不須擔心被發現其虛假,其實一戳就破滅。存在,於是安心,看見,然後就夠了。海還晃著,浪還搖著,你看我住海邊風景好得不得了羨慕吧。我說。

像手機裡存著舊情人的電話,再也不曾撥出,但心裡還想著哪天吃個飯,順便把分手後留在房裡沒拿走的東西還給你吧。即使從不做這件事,但電話臉書帳號還在也就安心了。

喔?你說他啊,我們很久沒聯絡了。

 

P1080808-.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船橋彰 的頭像
船橋彰

風景派出(所)

船橋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LetsDonkey
  • 好悠閒哦,呵呵
    寫的文章也出神入化
    推推
  • 海島迷
  • 吊床上可以做很多事啊,我的海島生活通常滾下床就直接滾上吊床,早餐是小妹妹會送到木屋門口,伸手就拿的到.旁邊地上放書放菸灰缸,因為木屋小,在吊床上手攀著窗戶就可以伸進房去拿東西換ipod音樂(橡皮手).下午隔壁鄰居經過我再好聲好氣請求他等下去外面趴趴走時經過7-11幫我帶盒冰淇淋回來.打掃花園的小哥經過每次我都要喊一聲"敗乃"是我少數僅知的泰文,小哥每每認真回答,要去上廁所,要去吃飯,要去修工具.晃晃一天就過去了也不用離開那張吊床.是說耗損過度吧那吊床繩斷了兩次令人害羞.
  • 哈哈哈哈哈斷了兩次,要檢討!

    船橋彰 於 2013/10/02 20:42 回覆